“挖矿”太耗电内蒙古决心清理 比特币牛市中的矿场怎么办?

比特币牛市热火朝天,“挖矿”带来的高耗能问题却再次给矿场主们“泼了一盆冷水”。


近日,内蒙古宣布,拟4月底前全面关停虚拟币挖矿项目,引发行业热议。内蒙古电力资源丰富,在近年受到矿场主们的青睐,但挖矿过程的高能耗也让内蒙古能耗控制压力徒增。


3月2日,当地一位挖矿从业人士对《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暂时没有接到关闭矿场的通知。而3月3日,该项政策就会结束征求意见。


另一位从业者则分析称,内蒙古关停矿场,一定程度上将进一步加速虚拟货币挖矿行业的整合。一旦矿场被关闭,矿场会另找一个地方继续(挖矿)。在国内监管趋严的风向下,也有很多国内矿场向海外迁移。


对此,中南财经政法大学数字经济研究院执行院长、教授盘和林对记者表示,此次内蒙古关停政策对虚拟货币挖矿行业的整体影响有限,暂时不会出现其他区域大面积跟进的情况。希望未来虚拟货币挖矿领域的政策能够更加明晰,促进整个行业良性发展。


各地政策因地制宜,预计不会大面积关停矿场


近期,比特币持续创新高,概念股惊艳资本市场,在特拉斯购入比特币的示范效应下,比特币价格节节攀升,此前已经突破5.8万美元。3月1日上午,一枚比特币报价4.5万美元左右,而在3月2日比特币价格又回升至近5万美元。在比特币火爆行情带动下,“挖矿”收益随之攀升,也驱使更多资金涌入。


比特币挖矿的收益主要受挖矿难度与电费影响。在电力资源丰富、国内“挖矿”布局的重要区域内蒙古,虚拟货币挖矿项目即将被清退。


2月25日,内蒙古自治区发展和改革委员会发布《关于确保完成“十四五”能耗双控目标任务若干保障措施(征求意见稿)》(以下简称《保障措施》),其中提到,“十四五”期间原则上不再审批新的现代煤化工项目。合理有序控制数据中心建设规模,严禁新建虚拟货币挖矿项目。《保障措施》还要求,“全面清理关停虚拟货币挖矿项目,2021年4月底前全部退出。”


此前,内蒙古也在持续推进虚拟货币挖矿行业整顿。2018年1月,鄂尔多斯市就曾发布《关于引导我区虚拟货币“挖矿”企业有序退出的通知》;2019年11月,内蒙古自治区工业和信息化厅发布文件,通知自治区联合检查组赴部分盟市,对虚拟货币挖矿企业清理整顿情况进行联合检查。


此次发布的《保障措施》征求意见期限为2021年2月25日至2021年3月3日。那么,相关企业是否就全面关停虚拟货币挖矿项目提出建议?3月2日,记者致电内蒙古自治区发展和改革委员会公开电话,但截至发稿前,对方电话无人接听。


内蒙古当地一位挖矿从业人士对《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暂时没有接到关闭矿场的通知。


一位虚拟币矿场员工则对记者表示,此前,国内对于矿场的态度比较模糊,是不鼓励也不取缔的态度。内蒙古关停矿场,一定程度上将进一步加速虚拟货币挖矿行业的整合。但在具体的实践过程中可能也会存在和矿场主之间的“拉锯战”。一旦矿场被关闭,矿场主会另找一个地方继续(挖矿)。目前,在国内监管趋严的风向下,也有很多国内矿场向海外迁移。


是否会有其他区域跟进内蒙古的政策?对此,中南财经政法大学数字经济研究院执行院长、教授盘和林对《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目前针对虚拟货币挖矿行业,各地政策因地制宜,如果能够把闲置的电力销售,是可取的。内蒙古的政策暂时不会对虚拟货币挖矿行业产生太大的影响,其他区域会根据各自的状况安排,目前看不会出现大面积跟进情况。


祸起高耗能,“挖矿”到底有多费电?


值得注意的是,《保障措施》的提出背景是,确保完成内蒙古自治区“十四五”能耗双控目标任务。据国家发改委消息,内蒙古是2019年唯一未能完成能源消耗控制目标的省级行政区。


一位矿圈人士对《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上述《保障措施》中提到全面清理关停虚拟货币挖矿项目,主要还是源于未能完成能源消耗控制目标的压力。


那么,挖比特币为何如此耗电?“挖矿”是虚拟货币“开采”的过程,实际上是通过专用“计算设备”投入算力进行“解题”,在这一过程中需要耗费大量的电力。


以一台比特大陆普通产品“蚂蚁矿机”S15为例,该矿机标准算力为28TH/S,功耗为1596W。不停运转24小时,一天消耗的电量就达38度,一个月(按30天算)更是高达1149度,远超一个普通家庭的月用电量。


此前,剑桥研究人员公布的比特币耗电指数显示,如果把比特币视作一个国家,它将位列全球耗电量最大的前30国之一,比特币挖矿的年耗电量大约是121.36太瓦时(TWh,1太瓦时为10亿千瓦时)。这一数字已经超过阿根廷、荷兰、阿联酋的耗电量,并预计很快会超过挪威。如果把这些电用在全英国的电热水壶上,足够全体英国人用上整整27年。


国盛证券研报显示,挖矿产业发展大致可以分为3个阶段:2017年四季度至2018年一季度,从事传统矿产探测(如黄金)的公司最先入局;2018年~2019年,挖矿公司订购矿机的大年;2020年至今,IT行业的公司(如网络游戏、信息安全等)入局挖矿,国内矿场主要分布在内蒙古、四川等电力资源丰富的区域。


“寻找更低、更稳定的电价是矿场主们是否盈利的关键因素之一。”上述矿圈人士表示,一些私人水电站的电价较低,但稳定性差,只有每年丰水期能满足供电。而内蒙古电力资源丰富,在稳定性、性价比层面成为很多矿场主的选择,也为内蒙古带来了新的电价收益增量。但随着越来越多的矿场主在内蒙古建设矿场,也给当地带来了高能耗的压力。


挖矿如何监管?专家呼吁推出更清晰政策


近年来,国内对虚拟货币挖矿清理整顿方面动作频频。


关于虚拟货币“挖矿”的监管问题,《每日经济新闻》此前曾报道,2018年11月,贵州等地的虚拟货币矿场被要求停电整改,接受税务检查和进行实名制的登记工作。另外,这些矿场还被要求签署公安部门网络信息安全工作的保障书。


虚拟货币挖矿产业还曾险被列入淘汰产业列表中。不过,2019年11月,国家发改委发布《产业结构调整指导目录(2019年本)》,原列入淘汰类产业的“虚拟货币挖矿活动”被删除。


国金证券认为,目前除了2018年1月互联网金融风险专项整治办工作领导小组和2019年4月发改委发布的两份文件,国家监管机构层面尚未出台专门提及加密货币挖矿的文件。虚拟货币挖矿活动面临的监管政策并不明确,这给矿场投资带来了不确定性。


在行业人士看来,相关部门对于虚拟货币挖矿的整顿、清理不规范产能有效退出的态度未变。


一位区块链领域的专家对《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挖矿”产业与实体经济并无关系、耗能较大,一些企业存在安全隐患。很多矿场主在内蒙古申请矿场建设时,一度对外宣称“大数据处理中心”,对内在做“挖矿”生意。在矿场和各地政府的合作案例中,多数都采用大数据处理分析的名义来申请,这样不仅能通过政府审批,还能拿到国家对于高新技术产业的补贴、电费优惠。


而在监管方向层面,盘和林对《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我国对于比特币交易是严格限制的,金融属性是不被允许的,但是对于挖矿没有明令禁止。近几年,国家对于虚拟货币挖矿行业的整顿力度不断增大,未来还需要对虚拟货币生产、交易方面有更清晰的表述。毕竟,矿场最终需要出售手中的比特币,而这些出售行为,依然需要有更加明确的政策表述、规则监管。

留下评论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