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新变异株同名!一天半暴涨744%,被骂“蹭热点”却错怪它了?

万物皆可“炒”的币圈,这次与新冠毒株关联上了。


“奥密克戎”这一新型新冠病毒变异毒株的出现,再次拉响了防疫警报。而在币圈,同名的“奥密克戎”(即“Omicron”,交易代号OMIC)币也因此获得了极大的关注。


自11月26日“奥密克戎”毒株完成命名以来,奥密克戎币也坐上了“过山车”,币价在短期内一度暴涨超700%,后又经历了直线跳水,再度演绎了一出币圈魔幻大戏


短期多次暴涨暴跌


“奥密克戎”毒株的出现,意外让一款同名加密货币火了。12月1日,北京商报记者注意到,币圈一款名为奥密克戎的加密货币在近期几经涨跌,走出了一波极限行情。


根据全球币价网站CoinMarketCap数据,币价保持在65美元左右浮动的奥密克戎币自11月26日开始逐渐爬升,在11月27日晚间迎来暴涨,直至11月29日早间触及历史最高价641.75美元,而近7天以来,“奥密克戎”币最低价格为64.84美元。按照11月27日21时30分报价76美元计算,奥密克戎币在36小时内涨幅超过744%


在触及高价后,奥密克戎币经历了一段时间的大幅震荡,11月29日晚间,奥密克戎币在1个小时内由612美元直线跳水至152美元,跌幅超过75%。12月1日,奥密克戎币最高达到683美元。截至12月1日19时50分,奥密克戎币报481.14美元,24小时涨幅为17.5%。


事实上,就在“奥密克戎”毒株暴发后,受到市场恐慌情绪等多种因素影响,包括美股在内的多类金融资产在11月26日迎来暴跌。币圈同样遭遇血洗,比特币、以太坊两大头部币种下跌幅度均接近10%。


奥密克戎币的逆势上涨,也被市场认为是蹭上了热点的结果。不过,从实际情况来看,奥密克戎币的暴涨并非刻意蹭上了“奥密克戎”毒株,其于11月8日开始上线,交易日期要早于“奥密克戎”毒株确定日期


易观高级分析师苏筱芮指出,奥密克戎币的暴涨,只是币圈傍上热点炒作的另一种形式。动辄数十倍的涨跌幅之下,普通投资人很难抵御风险。


也许奥密克戎币的暴涨只是一个巧合,但这也很容易让有心人钻空子。以后币圈这样的现象可能会越来越多,通过提前发行各类不同明目的加密货币,等待炒作、投机时机。”苏筱芮补充道。


一级市场风险更甚


应远离加密货币交易


不同于多数山寨币交易价格长期不足0.001美元这一情况,奥密克戎币最初发行价为205美元。在11月27日的拉升前,奥密克戎币只在上线后的几个小时内出现了高于发行价的情况,更多时间都在55-65美元间浮动。


从奥密克戎币官网信息来看,奥密克戎币是基于以太坊扩展技术Arbitrum的“去中心化的国库支持的货币协议”,发行目标是建立一个策略控制的货币系统,市场参与者通过抵押和债券两种方式,获得更多收益的奥密克戎币。


根据官网表述,随着奥密克戎币供应增长,如果代币余额的增加超过了由通货膨胀引发的价格下跌,抵押者将获得利润;债券商则是通过持有奥密克戎币,在持有一段时间后按照奥密克戎币价格获得收益。


而沉浸币圈多年的用户刘强(化名)却告诉北京商报记者,这一复杂的收益模式,实际上只是为发行加密货币创造了一个噱头,创造受益最直接的方式还是在于炒币。此类发行期短、不知名的加密货币项目通常只能在一级市场进行交易,很多项目在上线交易所之前,就直接跑路了。


刘强指出,一级市场也被成为发行市场,多数币圈交易用户在各类交易所中接触到的加密货币,在上线交易所前就已经经历过多轮交易。刘强表示,“在一级市场可以按最低的价格购买发行方发布的代币,等到币价拉升或者在交易所上线后,能够创造更多的收益,由此吸引用户参与。”


“发行加密货币本身并非一件特别复杂的事,各种社区用户都可以参与进来,发行价格高也并不意味着这一币种具备价值,市场有人’接盘’就有炒作空间,”刘强表示,“这也意味着一级市场风险更甚,项目质量参差不齐,奥密克戎币遇到热点后暴涨的情况无法预料,也不能以常理看待。


中国人民大学助理教授王鹏同样认为,奥密克戎币联动新冠肺炎病毒这一荒谬情况,也从侧面折射出了加密货币的风险所在。不同于传统意义上、由各国央行发行的货币,其发行量、币值均处于稳定空间,加密货币由第三方任意发行,通过社交媒体等渠道进行宣传,行业不透明、信息不对称等都是安全隐患。


北京商报记者也在奥密克戎币官网注意到,在关于运营方的介绍中,提到“运营方出身于DEFI社区,团队大多是匿名的,运营决策由核心团队做出”。苏筱芮则进一步强调,这也说明用户在参与交易时,无法了解到运营方的基本信息,一旦出现问题也将无处追责

发表评论

3 − 3 =

友情链接: Binanc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