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人首富”的魔幻漂流



币圈流传这样一句话,“币圈一日,人间十年”,无涨跌幅限制,财富的大起大落都在瞬息发生。被媒体制造出来的“华人首富”赵长鹏,在当下的加密货币大退潮中也遭到重创。


去年11月,有媒体用一个极不严谨的计算方法,宣称全球最大加密货币交易所币安(Binance)创始人赵长鹏,以900亿美元身家问鼎华人首富,同时也跻身世界十大富豪。


但对外宣称其个人财富中99%是加密货币的赵长鹏,其“华人首富”的头衔来的快去的也快。据4月的福布斯全球富豪榜,这次赵长鹏身家仅剩650亿美元,短短半年缩水近30%。


除了财富缩水,赵长鹏更大的变化是开始向监管低头,跑遍全世界寻求被政府“招安”。继英国、阿联酋之后,他最近又“漂流”到越南。


与人们认知当中的首富不同,赵长鹏日常鲜少穿西装,在绝大数公开场合现身时,印有币安logo的T恤或是帽衫是标配,被视为加密货币行业反监管立场的象征。然而在越南,赵长鹏却身穿西装,像一名政客一样与越南高官对坐而谈。在币安屡被各国驱逐的境况下,他必须尽快给流浪的币安寻找一个安稳的“家”。


即使币安2021年总交易量达到惊人的34万亿美元,即使其估值达到约3000亿美元,但漂泊数年的赵长鹏明白,拥抱监管才是出路,合规化,是所有加密货币交易所的必然趋势。


当初要“挑战古典世界规则”的加密货币,终于“认怂”了?


“华人首富”到越南嗦粉


无论有心还是无意,赵长鹏一来便为越南的区块链事业“送”了一份“大礼”。


在越南当地有一家名不见经传的去中心化加密货币交易所,名叫Phoswap。自去年圣诞节以来,Phoswap的官方推特在长达半年的时间里没有发布过任何一条动态,运营状态成疑,但近期忽然发布了一条动态特意感谢赵长鹏,宣称是赵长鹏让他们获得了新生。


 “华人首富”的魔幻漂流


Phoswap推特截图


在6月3日那天,Phoswap项目的代币PHO的价格,一路从0.018美元急涨至最高0.065美元,不到半天的时间内上涨幅超过360%。至于原因,就在当天早些时候,人在越南刚下飞机不久的赵长鹏发了一条推特:“我爱河粉”(越南河粉在越南语中用Ph?表示)。正是在这条关于Ph?的推特之后,PHO币价开启了短时间内暴涨的模式。


币圈就是这么一个容易诞生魔幻故事的地方,“首富”来越南嗦个粉,Ph?会不会涨价还不知道,但PHO着实跟着暴涨了一波。


 “华人首富”的魔幻漂流


PHO近三个月价格走势数据来源 CoinMarketCap


赵长鹏越南之行的目的,是为了参加当地区块链协会举办的2022年越南NFT峰会。就在不久前,李嘉诚旗下地产旗舰长实集团也来到越南,承诺引进高端房地产项目。李首富再次为他的资本找到了一个价值洼地。


但在越南,有加密货币的投资者则高呼,“忘记房地产和黄金吧”,加密货币已经成为越南热门的投资资产之一。显然,赵首富精准洞悉这又是一片适合韭菜生长的沃土。


赵长鹏说,“越南区块链产业的潜力是巨大的。你们有很多对技术充满热情和知识渊博的员工。在与越南技术社区互动后,我看到你们对创新非常感兴趣,很多人对区块链这样的新技术感兴趣,越南是亚洲区块链领域的潜在市场。”


这话听着非常耳熟。2018年4月时,赵长鹏前往台湾,与当时的“地区立法委员”许毓仁在Facebook直播,赵长鹏也用类似的口吻夸赞了台湾,并对许毓仁说:“台湾非常适合发展区块链行业,所以我们现在非常希望能够在台湾落地……非常荣幸得到您的支持,所以我们希望币安在台湾能够落地,在这里把办公室建起来。”


四年过去,赵长鹏在越南这场活动上表示,“我们每天都在努力与世界各地的监管机构合作,为数字资产制定法律和监管框架。如果该领域有明确的法律体系,越南可以成为获取新技术的先驱之一。我很感激越南是最早拥有合法区块链协会的国家之一。”喜悦之情溢于言表,凡是有可能收留币安的地方,都要先感激涕零一番。


他太想为币安找一个安稳的家,台湾之行已过去四年,但他和币安依旧在流浪,对于被多国监管驱来逐去、屡遭严厉指控的币安来说,自然不会拒绝人家抛来的橄榄枝。


赵长鹏表示,“今天,我与越南区块链协会一起承诺,币安将始终遵守越南法律的规定,将用户放在首位,让越南用户和世界各地的用户相信它。” 不见容于规则的赵长鹏,屡遭规则整治后,现在也开始强调起规则。


币安“流浪地球”


币安在2017年创办时,另外两家交易所火币和OKCoin已经很有规模。赵长鹏曾在接受福布斯的采访时说,火币和OKCoin虽然有双语界面,但运营方式很中国化,而币安成立时就支持四种语言,一个月内升级成支持9种语言,后来支持31种语言。


看起来与当时的火币和OKCoin相比,这是币安仅有的一点优势。2017年9月4日,央行、网信办、工信部、银监会、证监会等七部委联合发布《关于防范代币发行融资风险的公告》,明确代币发行融资活动为“非法金融活动”,所有相关交易平台都需要在月底前清理关闭交易。比特币、以太坊等加密货币的价格经过一轮“血洗”,交易所出海求生,圈内称这一天为“九四币灾”。正是凭借那一点优势,出海规避监管反而成了币安实现弯道超车的契机。


钻规则漏洞而高速发展的币安开始受到外界关注,2018年2月,赵长鹏登上了福布斯的封面。这家以报道富豪而闻名的杂志与赵长鹏的缘分也延续到了四年后,今年2月,币安对福布斯进行2亿美元的战略投资,成为其两大股东之一。


 “华人首富”的魔幻漂流


赵长鹏登上杂志封面 《福布斯》2018 年 2 月 28 日刊


光鲜的表面下也尽是狼狈。像赵长鹏一样遁走海外的还有多位币圈大佬,其中有一位人称“宝二爷”,有一天,这位宝二爷坐在他于美国置办的“韭菜山庄”中突然有感而发,终于吐露了“担心被抓,不敢回国”的心声。有熟悉赵长鹏的人透露,自“九四”币安团队远赴日本之日起,赵长鹏便再未踏上过中国大陆的土地。


海外的日子也不像想象当中那么一帆风顺。去往日本的第二年,日本金融厅以币安未在日本注册,或给投资者带来损失为由向其发出警告,币安在没有拿到正式牌照的情况下,不能向民众提供交易服务。日本也不再是个长久安身之所。


负责币安营销和品牌建设的何一对外解释说:“币安没在日本办公和注册,是‘去中心化办公’”,“币安都做链了,以后没公司了”。被迫流离失所的币安由于“去中心化”这个时髦词汇,被打扮成了契合区块链精神的象征,这一刻,的的确确体现出了他们所宣扬的区块链的那种“优越性”。与此同时,币安开启了“流浪地球”模式。


赵长鹏的西装


当年台湾之行,许毓仁问赵长鹏,“听说平常你是不穿西装的,你把第一次献给了我。”


赵长鹏回答:“对,其实今天发生了好几个第一次,我平时不穿西装,我连上福布斯和彭博社的采访都只穿帽衫。今天因为见您所以特别重视,然后穿了西装过来了。”


长久以来,赵长鹏公开亮相的大多数时间,总是身着印有币安logo的T恤或是帽衫。在行业内的人看来,那些对加密货币交易持否定态度或者进行强监管的国家,通通都被赵长鹏的放在了对立面。


“我们不受一个国家(或地区)的欢迎,就撤走我们所有的工作人员和办公室,坚持屏蔽我们网站的做法,我们也不去惹人烦,区块链是个全球的东西,我们不会锁死在一个国家,可以去发展别的市场”。身穿印有币安logo的T恤或是帽衫,正好能彰显赵长鹏桀骜不驯的气质。


如今,这种气质已渐渐转变。简单来讲,就是赵长鹏开始“认怂”了。


赵长鹏在接受《晚点》采访时曾提到,他们曾经去一些国家进行沟通时经常会被问到一个问题,区块链是不是恐怖分子用的?


由于被用来洗钱、暗网交易等原因,监管机构眼里加密货币生来便带有原罪。


此外,一些国家的监管机构控诉币安的另一个核心问题,便是币安没有设立总部。英国金融行为监管局明确表示,币安“广泛的地理分布”使其无法进行监管。这种为了在监管宽松地区开展业务而不设立总部的行为是很多监管机构所不能容忍的。


由于各国监管机构的压力,赵长鹏急于结束这种流浪生涯,为此奔走于各个国家之间。赵长鹏区分国家,不看地域,不看发达与否,也不看人种,国家分两种,欢迎币安的和不欢迎的币安的,为了使币安被欢迎起来,被他所重视、需要穿西装出席的场合越来越多。


今年3月,赵长鹏接受了《财富》的采访,据《财富》的报道,就在接受采访的前一晚,为了向英国方面展示币安良好的企业公民形象,赵长鹏与英国政府官员和立法者在一个酒会上促膝长谈数个小时。


赵长鹏说“目前,我们正在与所有监管机构进行沟通,我们在尽快解决之前遇到的问题。”而在这篇报道中也提到,身材修长的赵长鹏在接受采访时,身着深蓝色西装和白衬衫。


赵长鹏在币安的亲密战友何一曾开玩笑说,以中国丈母娘的标准来说,赵长鹏这样的女婿是不合格的,因为他没车没房。赵长鹏亦曾对外表示,加密数字货币占据他个人财富的99%。


去年,没车没房的赵长鹏在迪拜购置了一套公寓。富豪去土豪云集的地方买豪宅,这事本也平常,但发生在赵长鹏身上时,便有了更深的含义。行业内有人认为,这是为了能使币安安置在迪拜,而向迪拜示好。


此番来到越南,赵长鹏不仅盛赞了越南河粉,还穿上了当地特色的服装,一脸喜气洋洋。而在出席NFT活动后,与越南国会外事委员会副主席见面的赵长鹏,并没有忘记换上西装,将自己打扮成懂事的大人模样。


2008年,中本聪发布论文,阐述比特币的技术原理,2009年比特币的技术搭建成功,上网运行。其去中心化、公开透明等特点,让区块链这项技术被赋予了挑战古典世界规则的意义,这个意义也撑起了支持者们的信仰。


“即使某个国家不让我们经营,币安也没问题,这就是加密货币之美。”2018年时,赵长鹏曾自信满满地说。


有一家名叫Coinbase的加密货币交易所,虽然在大众知名度上远不如赵长鹏的币安,但其在加密货币领域中历史悠久,2012年Coinbase创立,那时比特币的价格才刚刚超过1美元。这家交易所在众多加密货币交易所显得非常特殊,其最大的特色就是从创立之初便非常注重合规化工作,甚至在其他交易所野蛮生长的时期,为了合规,Coinbase不惜牺牲一部分市场。


2021年4月,Coinbase成功登录纳斯达克。而赵长鹏的币安,直到今天也仍然得不到美国监管机构的认可。


时间来到2022年,赵长鹏作为全球最大加密货币交易所的掌门人,已经认为接受监管与区块链的去中心化和匿名属性之间没有任何矛盾。“当你运行一个中心化的交易平台的时候,受到监管是有意义的。”


3月时赵长鹏告诉《财富》,将“很快”宣布一个“适当的总部地址”。在另外的公开场合,赵长鹏还表示,一些“不能说出具体的名字”的 G7和G20国家“争相吸引我们在他们的国家建立总部。”


从14年发展的结果来看,“挑战古典世界规则”,依然只是噱头大于实际的一句空话,合规化才是整个加密货币行业的必然趋势。


发表评论

15 + 2 =

友情链接: Binance